公益:200多条流浪犬猫救助站,我们给它们送粮食

天宇基地央视电影《奔跑的它》测试
2022年1月13日
狗宝Jaguar和Mera的“菲律宾之旅”
2022年1月13日

公益:200多条流浪犬猫救助站,我们给它们送粮食

公益:200多条流浪犬猫救助站,我们给它们送粮食

题记:长春的冬天到的格外早,十一月就已经下了好几场雪。2018年11月28日,天宇基地来到了流浪动物救助站,给200多条流浪犬猫送去粮食——50袋犬粮,10桶豆油,无论多少与否,也是一份心意。

期间,我们也采访了救助站的主人,罗友勤奶奶。(视频记录了救助站多年心酸与泪水的由来)

罗友勤的流浪动物救助站,坐落在长春城郊的一个荒凉的村落里。平时无人问津,只有来了志愿者才会有欢声笑语。但在74岁罗友勤奶奶看来,即使一个人也未必孤独——这里有200多只毛孩子陪着她。

这是罗友勤救助流浪动物的第17个年头,她也记不清自己到底救助过多少流浪动物。

与猫狗结缘还要从1994年说起。“那时候狗不值钱,街上常能见到流浪、得病被遗弃的猫狗,我就把它们带回家,给它们打针、吃药。”从开始的一两只,到后来的三四只,数量不多,照顾得却精心。

2005年,退休的罗友勤在报纸上看到了王玉秀老人和狗狗们的故事——因为当时市内养犬必须办理狗证,很多主人嫌麻烦,便将狗送到王奶奶那里寄养,说好的定期探望定期缴纳寄养费,但坚持最久的也不过一两个月。所以这群狗,就成了无家可归的“孤儿”,寄养处便成了“孤儿院”。

看到新闻后,罗友勤几经辗转,终于找到了王玉秀。见面那天,她拎着一袋袋猪肝、鸡肝。此后,每隔一天,她就去一次,一去就是四年。

2008年底,王玉秀因病去世,罗友勤没办法放着200多条命不顾,硬着头皮接手了所有流浪动物,变卖了养老房,租了间农村大院,成立了自己的救助站,这一晃,十年又过去了。

这些年的救助,让罗友勤深知:“最难的不是救,是养。”

“这些孩子,有的是自己捡来的,有的是接到热心人电话去救助的,有的是别人捡来直接扔到院子里的,有的是在宠物医院治疗时被主人遗弃的……”

要养活这么多张嘴,实在是不容易。“每个月的固定支出是两万元,其中3000是退休工资,女儿给2000,儿子给1000,好心人每月捐款2000,剩下的就是‘到处化缘’。”

救助站毛孩子多数是老弱病残。如果遇到有孩子生病,那就是额外支出,这个月,就有五只狗狗做了手术。罗友勤不仅要凑齐医药费,还要日夜看守:观察术后状态、按时喂药、喂病号餐:鸡胸肉、罐头…..

救助站住人的屋子大概六七平米,火炕旁边,还有好几只毛孩子。“这些都是需要随时有人在身边看着的狗。”罗友勤介绍到。

罗友勤已经74岁,身体大不如前,这么多年的操劳让她患上冠心病、高血压、糖尿病。“要钱没钱,要身体没身体,过去能一手拎一个装着狗的航空箱,如今五斤的东西都提不动了。”

现在,救助站雇了饲养员。但她却没因此感到轻松,救助站的猫狗越来越多,问题也越来越多,每天带着猫狗一趟又一趟的去医院成了日常。

因为是个人的救助站并非救助机构,来这的志愿者并不多,捐助的好心人也不多,合适的领养人更是几乎没有。送出的狗狗不是遭遇不测,就是被送回来或者转送。就算签了领养协议也是徒劳。

有一次,在报社记者的介绍下送出去三只小狗,第二天就接到举报,领养人宴请了宾朋,小狗成了盘中餐。“没有相关立法,只能道德谴责,这样的领养和送它们去死没有什么区别!”从此以后,罗友勤对于领养人,格外谨慎,所以毛孩子们越来越多。

“常有人骂我,你个死老太太,弄这么多狗,你死了它们怎么办?”罗友勤说,十年前就想过这个问题,现在更是天天都在想,“我都74了,还能养它们几年?但我只要还在,它们一定有家。”

结语:

整整一天的采访,我始终站着,因为罗奶奶的救助站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坐下。六七平米的休息室,住了七八只需要日夜看护的毛孩子。晚上睡觉,也只能蜷缩着。

敲完这些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多,给罗奶奶打电话告诉她要审阅一下,才得知刚救助的狗得了犬瘟热,她正在赶往医院治疗的路上。

今天推这篇文章不是为了煽情,不是为了卖惨,就是想把最真实的流浪狗救助现状呈现在大家面前。

如果你养动物,请好好爱它,不要随意放弃它,它是生命不是玩具。你有你的事业、娱乐和朋友,它却只有你。如果见到流浪动物,请给它们一顿饭,见到有人伤害动物,请制止他们。如果你没有也不喜欢动物,请不要伤害它们,那些不在我们的食物链上,它们是朋友而不是食物。

  • 首页
  • 电话
  • 待售
  • 联系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