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2 3 4 5

宠物殡葬师:每一个生命,都应该与世界体面的

有生之日,欣喜相逢

离别之时,好好道别

 

每一个养宠物的人,一定都知道会有这一天。心爱的它完成了自己的使命,要离开你回到天上去,等待下一个需要它陪伴的主人。

是的,宠物的一生有限,在它能陪伴我们的十几年光阴里,要好好感恩彼此给予的温存。

 

今天我们要讲的,是一个特殊的职业——宠物殡葬师。不是故意煽情,这篇文,无法用欢乐的口吻写下去。所以请备好纸巾,戳泪。

 

 

 

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这是一个新鲜又陌生的职业。这样一个职业,也注定不被多数人理解。

 

可是宠物离世给人的痛苦,难以具体化。然而,宠物殡葬师每天都在经历着这样的告别。

 

 

 

31岁的李超从事宠物殡葬师工作,已经三年了。这三年,他大约为3000只宠物举办了葬礼。在他眼里,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职业。

 

但是这三年,李超几乎没有睡过几次安稳觉。

 

 

手机24小时开机,因为经常能在半睡半醒间,接到宠物主人或焦急或无助的求助哭泣声......

 

其中有宠物突然发病不知所措的,宠物发生车祸惨死不知如何收拾的,甚至有宠物过世匆匆土埋后悔难眠又想重新火化体面下葬的。

 

都说夜里是人精神最脆弱的时候。这些年,他习惯了在夜里接到那些哭泣不止、怎么劝也停不下的的求助电话。

 

李超回忆,曾在午夜接到一个姑娘的电话,电话那头是女孩止不住的啜泣声,求助李超想把埋在公园里的小猫刨出来,当夜火化。

 

 

这份工作不分昼夜。李超当晚驱车赶到公园,小心地刨出了小猫的遗体,准备了一系列的入殓程序。

 

 

“刚刚失去宠物的人内心都很敏感,很无助,需要温暖,这个人群数量又很大,我要站出来帮助他们。”

 

“这是一件特别美好的工作,我喜欢听宠物和主人背后的故事,每一份陪伴都值得被敬慕,所有的温暖和羁绊都不应该被遗忘。”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李超

 

 

 

凌晨三四点的北京,李超见得太多了。

 

将宠物遗体小心的带到殡仪馆,首先要做的是清理遗体的污渍——清洗毛发、烘干、梳理。尽最大的努力将宠物恢复到生前的模样。

 

 

然后将这个小小的身体放在洁白色的垫子上,周围铺满鲜花,侧躺在花丛种的宠物格外安详,如果真的有天堂,想必它们一定是走着花路赶往那里。

 

 

主人抚摸着它,像平常一样。这时候,李超通常会在门外,静静等待主人与去世的宠物度过最后的时光。

 

等待主人与宠物告别的时间,通常是一两个小时,有时甚至是五个小时以上。但李超从来不会去催促,也不会去打扰。

 

 

 

最后的告别,是它陪伴自己十多年,回忆的终点。

 

常常有人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,伏在它身上抽泣久久不愿起身,哭到喘不过气……

“妈妈”留个小脚丫做纪念吧

 

当主人觉得已经和宠物说完了所有的话,便请李超带宠物走进火化室。

 

之后,这个曾经的小生命在焚化炉内,涅槃,往生。

 

正如电影《入殓师》里说道:“死亡是一道门,逝去并不是终结,而是超越,走向下一程。”

 

大约一小时后,宠物的遗体,就会变成以克计算的骨灰。

李超会把每一块骨头,每一个碎片都装进主人精心挑选的骨灰盒里。

 

 

最终,在一系列仪式完成后,大多数主人会选择把爱宠的骨灰带回家,换另一种方式陪伴自己,仿佛它从未离开过一样;还有一些宠物主人为了和爱宠常相陪伴,用死去爱宠的毛发和皮毛等残骸,请他们精细雕琢成钻石、戒指、项链之类的饰品。

 

 

而还有少部分人会把骨灰寄存在李超这里,怕带回家看到触景生情。

 

宠物殡仪馆的骨灰格内,除了这些曾经有家的孩子,还有很多流浪的小猫小狗。

李超自己也曾养过心爱的宠物。他觉得,猫狗走了,它不应该孤零零地躺在路边,更不应该在马路中间被压得只剩一张皮。

每一个生命,都值得被尊重和善待。

只要遇到过世的流浪猫狗,李超都会带回去,像平时对待宠物一样将它清洁、火化和安放。

 

而来找李超的客人,有在宠物的陪伴下走出抑郁症的孩子,有和宠物相依为命的留守老人,还有那些都市“空巢”青年,以及漂泊异乡的打拼者……宠物于他们而言,就是抵抗孤独的忠诚伴侣。

 

 

李超正在照片墙上贴主人给宠物生前拍的留影,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是一段故事。

 

 

 

 

宠物离世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 

可能,对于不曾养过宠物的人,是终究不会理解的。

 

三年前,李超的狗狗Jojo离世了,一个大老爷们哭了一下午......而当他想为狗狗安葬时,却无奈的很,对方服务差,冷漠至极,这让李超伤透了心。

 

那之后,他毅然放弃高薪工作,投身宠物殡葬行业。

 

 

李超回想起与JOJO在一起的那些时光:

“JOJO是跟我吃五块钱一斤狗粮开始过的……它是一个很好的姑娘。”

在他事业刚起步的时候,一个月薪水只有1800元,除去房租600元,给家里的生活费500元,剩下的就是他和JOJO的生活费。

李超表示,宠物的陪伴让许多像他这样的北漂青年,在艰苦的生活中,感觉不再孤单。

李超开业后的第一单,是一只跟他家狗一样因癫痫去世的拉布拉多犬。

他记得当时临近晚上12点,客户打来电话希望得到帮助。过程挺顺利,客人对他们亦很信任,一路诉说了许多狗狗生前的快乐往事,并对后事服务的真诚给予很高的评价。

 

李超欣慰的觉得,这也许就是自己坚持不断向前的源动力吧。

在我们身边,还有跟多人和他们一样,居住在大城市里,时常在社交网络上晒出自己的猫猫狗狗,自嘲为「猫奴狗奴」。

但是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,这些小小生命是自己抵抗孤独感的忠诚陪伴。

 

现在大部分年轻人每天公司、住房两点一线,手上永远有忙不完的工作。加班是家常便饭,甚至周末还要自觉回公司处理没做完的事。

回到家,房间总是空空荡荡,死气沉沉。

一个顾客描述了他每天回家都还能保持开心的原因是养了一条狗。

每天回家狗狗就热情地扑过来迎接自己,看到它就忘记了工作的烦恼,开始享受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
“你怎么才回来,人家等你一天啦”

“带我出去遛弯吧”

跟狗狗在一起总是让他很开心,虽然它总是能做出各种奇葩的事情。

 

自己不开心的时候,它就静静陪在一旁,温柔的眼神好像能看穿你的心事。

 

他说要努力赚钱,为狗狗买最好的狗粮,给它最好的狗生。再养一只猫来陪它,不想让它一生中用一半的时间来等自己回家。

 

 

当宠物离世了,他们知道,宠物送别,并不只是一抔土,一把火的事情。

生命的延续,不单单是繁衍生息这么单一,它是一种情感的延续。

宠物殡葬师,一直在帮助这些小生命和它们的主人。

另一位宠物殡葬师讲述道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:

 
"

2017 年,那时我刚从事这个工作,有天深夜接到一个电话,一个独居老汉说他 13 岁的雪纳瑞犬死了,想让我们马上去接。因为已经下班车辆不在,我们约好第二天一早就去。

到了老汉家里,就看见他盘腿坐在地上,紧挨着死去的雪纳瑞,旁边一张小桌摆着一瓶酒一只杯。酒已见底,老汉在哭。

问了才知道,老人就这么边喝酒边和死去的爱犬说话,整整坐了一夜。我记得那条小狗名字叫琪琪,在告别时,老人说‘琪琪,我们下辈子还要做朋友!’我在门外听得眼泪刷刷往下落。

在爱犬离世的第七天,这对老夫妻互相馋扶着又来到寄存骨灰的地方 ,手里拎着一包瓜子仁,用苍老枯干的手摆在骨灰坛前。他们说,这是小狗生前最爱吃的,是他们一粒一粒嗑出来的。

‘只要我们还活着,就会经常来看看你!’

 

"

 

" 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一只小猫、小狗对主人的意义,但在这日日为爱送别的时光里,我想透了自己这份工作的意义——送可爱的它们有尊严的离开 "

——李超

 

 

 

 

国内一二线城市,每年都有几十万只宠物离世,人们对待宠物殡葬的态度也在慢慢转变。

 

有不少人在爱宠去世后,选择生活区域附近的土地来埋葬,甚至随处丢弃。

 

有很多人认为土葬对于死去的宠物已经是高规格的待遇了,但是这种做法,以及随意丢弃对环境的影响是不容小觑的。

 

 

死亡动物的尸体本身就存在着有害病菌和病毒,对土地和水源都有不同程度的污染,再通过我们的消化道进行传播,直到对我们整个生活环境造成迫害。

 

因此妥善处理动物尸体,对其进行高温焚烧,即火化处理不仅可以为爱宠画上一个规范的句号,更是可以彻底去除尸体上的病菌病毒、做到无害化处理。

 

 

今后,火化爱宠将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。

 

宠物殡葬师这个职业也将得到更多关注和支持。

 

宠物殡葬是一个让人没法微笑的工作,但这并不等同于冷漠。

 

毕竟,有爱心的人都很可爱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扫一扫
吉ICP备13003078 幼犬全球范围可发货,天宇基地总部地址:吉林长春